Posted on

  图:汇改进程将会稳中图进,人民币与美元的进一步脱鈎,以及汇率定价效率的提升,相信仍是大势所趋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由全国经济工作会议展望2020年经济政策,关键在于理解好“增速与增质”、“稳健与灵活”两大平衡关系。在年度增速守住底线、季度增速灵活应变的目标搭配之下,逆周期调控的发力有望保持结构性、阶段性,由此腾挪出的政策空间将支撑深度改革施展拳脚,以实现长期潜在增速的稳健和长期增质的上行。

  2020年新年伊始,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的权重调整刚刚落地,新一轮全面降准即告推出,这一“调权”与“降准”的搭配正是对经济工作会议新要求的诠释,也是对2020年经济政策的前瞻指引。从外部来看,汇改进程将稳中图进,人民币与美元的进一步脱鈎,以及人民币汇率定价效率的提升仍是大势所趋。从内部来看,货币政策将因势利导,2020年上、下半程的主要政策工具将呈现较大差异。

  季度不拘泥“保六”

  2020年将是“增速”与“增质”的平衡。2020年中国经济的“行稳致远”将意味着:一方面,全年增速守住6%的底线依然必要。较之于全球主要经济体,中国经济仍将具有相对的增长优势。

  另一方面,季度增速不拘泥于“保6%”,逆周期调控的发力有望保持结构性、阶段性,尽量避免引发宏观杠杆率的多季度持续上升,由此腾挪出的政策空间将支撑深度改革施展拳脚,以换取长期潜在增速的稳定和长期增质的上行。高质量发展并非缥缈抽象的概念,而须落实于“民富”与“国强”两大维度。

  “民富”,即是需求侧的居民福利优化。短期来看,兜住基本生活底线,猪肉保供稳价,积极财政支持基层保工资、保运转、保基本民生等措施,致力于在经济逆风、通胀冲顶的短期压力下,切实呵护居民生活的急迫痛点。长期来看,加快建设养老服务体系、深化医疗养老市场化改革等措施,则着眼于解决“一老一小”的深层问题,将少子老龄化的长期压力转化为多层次服务消费的发展动力。

  “国强”,即是供给侧的全要素生产率提升。在硬实力方面,强调加强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设备更新、技改投入,既推动传统制造业的升级,亦抢占数字经济的新高点。在软实力层面,科技体制改革、国资国企改革、要素市场化改革、金融体制改革等措施,将合力提升要素配置效率和资源使用效能,有望使经济增长源泉从要素投入的扩大转向全要素生产率的攀升。

  2020年也是“稳健”与“灵活”的平衡。在会议表述中,“宏观政策要稳”与“微观政策要活”并肩出现,稳健货币政策亦加入了“灵活适度”的新要求。有鉴于此,2020年的政策操作将在方向上保持定力,而在具体力度、节奏和时序上因势而动。2020年1月1日,央行推出新一轮全面降准,正是对这一新要求的体现和诠释。

  逆周期调节力度适中

  从灵活性来看,在春节效应、缴税、地方债集中发行等因素的共振之下,市场普遍预期1月或将出现约3万亿的流动性缺口。面对这一挑战,紧随外部“调权”之后,抢在春节通胀压力兑现之前,以全面降准的形式补充流动性,正是灵活把握政策机遇的举措。从稳健性来看,本次降准0.5个百分点,释放长期资金约8000亿元,在规模上既低于2019年1月水平,亦略弱于市场预期,表明逆周期调节的力度仍保持适中。此外,由于本次降准规模并未完全补足流动性缺口,因此未来逆回购、MLF加码续作的概率大幅上升。

  2020年1月1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货币篮子的权重调整刚刚落地,新一轮全面降准即告推出。新年伊始,这一“调权+降准”的政策搭配,验证了2020年央行政策的全局逻辑。

  笔者认为,未来的央行内外部政策料将呈现如下走向:

  汇改重于精细化改善

  第一,汇改进程稳中图进。 2020年,汇改重心不在于大框架的调整,而在于对现有机制进行精细化改善。

  一方面,以本次权重调整为契机,进一步加快人民币与美元的脱鈎,摆脱影子货币的角色,增强其对现有国际货币的独立性和替代性。

  另一方面,或将延长境内人民币外汇市场交易时段,丰富市场参与者结构,并可能择时扩大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区间。由此,人民币汇率的定价效率有望提升,更加高效地发挥调节经济内外部均衡的功能,并进一步减轻内部货币政策的压力。

  LPR全年或降50基点

  第二,货币政策因势利导。当前至2020年年中,中国货币政策的总量性工具将保持稳健,定向降准、MLF加码续作等结构性工具将跻身政策菜单的前列。而在2020年下半年,随着通胀较快下行,MLF降息空间随之扩张,全年LPR的下行空间最高或将达到50基点。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 程 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