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on

图:中国向越南转移的产业可能集中于两类,一是手机制造行业,二是纺服类行业

G20峰会后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短期缓和,但近期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表示,拟对剩余3000亿美元左右中国输美商品加征10%的关税,贸易摩擦又现升级迹象。关税税率的提升带来中国出口产品成本的增加,为了应对成本上升所带来的压力,部分制造业企业可能会选择把产业转移到关税税率较低的一些国家,特别是东南亚地区。那么,中美贸易摩擦之后,大规模的产业转移在中国究竟有没有发生?后续又会不会出现呢?\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姜 超

当前从宏观层面来看,中国大规模对外产业转移并未发生。从投资端来说,2018年中国制造业外商直接投资同比由负转正,而制造业对外直接投资同比下降1.6%。投资内引而非外流,意味着中国产业不存在大规模净流出的趋势。生产保持韧性,并未大幅收缩。从生产端来说,近两年工业生产仍保持较强韧性,尚未有因产业转移而致生产明显收缩的现象。贸易冲击国内产业链,理论影响较为有限。

据笔者估算,目前美国对中国加征关税措施,对出口及相关产业链理论影响不足经济总量的0.8%,即便考虑到关税加码,影响也较为有限。从实际出口情况来看,虽然对美出口增速受到贸易摩擦的影响而大幅下滑,2019年6月对美国出口累计增速仅-8.1%,远低于2017年和2018年的增速水平。但即便如此,中国当前的出口累计增速也并未出现负增长,其原因就在于部分对美国的出口转移到了非美地区,2019年6月中国对非美国地区出口累计增速仍有2%。因此,对美出口下滑带来的需求放缓能够得到部分弥补,不会使得这部分产业链全部流失。

手机纺织多有转移

事实上,虽然美国对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的范围不断扩大,但由此造成从中国进口的下滑,并不能够从世界其他国家得到很好的替代。从2019年前5月的情况来看,在340亿美元征税清单上的中国对美出口商品,美国自中国进口同比减少约40亿美元左右,而从全球进口合计同比增加95.4亿美元,可以说完成了较好的出口替代,但对16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美国自中国进口同比减少约25亿美元,从全球进口合计同比减少7.5亿美元,仅完成部分替代,而对于2000亿美元清单上的商品,能够替代的比例更低。这也进一步证实了在贸易摩擦影响之下,中国向其他国家和地区大规模产业转移的情况并未发生。

贸易摩擦虽然对中国产业的整体冲击不大,但中国对美出口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降,而这部分出口及其相关产业是有可能转移出去的。从美国对东南亚其他国家的进口增速上来看,2019年前5月美国从印尼、泰国、菲律宾和马来西亚等国进口增速或平或降,唯独美国从越南的进口增速在2019年以来大幅上行,前五个月累计增速高达36%,这意味着越南可能承接了中国部分产业的转移,因而在中美贸易摩擦中明显受益。

但其实,越南对美出口的高增长,背后仍有着中国企业的影子。越南多数行业对美出口的高增速也伴随着从中国进口的高增长,“双高”态势之下,意味着这些行业并未大规模迁出中国而转向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比如计算机设备制造行业,虽然其上半年对美出口增速高达77%,但从中国进口增速也维持在这一水平,出口对中国产业的依赖性还比较高。

从越南海关统计的上半年贸易数据来看,中国向越南转移的产业可能集中于两类:一是手机制造行业,其上半年对美出口增速超过80%,而自中国进口呈现负增长,体现其出口对中国产业依赖较小;二是纺服类行业,比如纺服原料产品,上半年越南对美出口增速高达57%,而自中国进口增速仅10%,低于越南自中国进口整体增速近8个百分点。而纺织服装产品作为越南出口美国的第一大品类,其从中国进口金额在越南海关数据中甚至并未单独统计,这本身就说明其并非越南从中国进口的主要品类。

中国工人技能出色

东南亚地区与中国相比,最大的优势在于其低廉的劳动成本,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中国劳动力月平均收入约在844美元/月的水平,而东南亚地区工资水平较高的马来西亚也只有不到600美元/月,越南更是低至不足250美元/月。这对于纺织服装以及手机组装这类对劳动成本比较敏感的制造行业而言,无疑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税收优势也较突出,劳动负担占比不高。同中国相比,东南亚国家的税收优势也很突出,特别是劳动相关税收负担占比不高。根据世界银行的统计,2018年中国劳动相关税收占企业利润比重高达45%,而东南亚国家中最高的越南也只有不足25%,其他国家更是在20%以下。因此,即便中国利润相关税收同东南亚国家相比具有优势,但总体企业税负水平还是要高于东南亚国家。

但是我们也看到,即便东南亚国家在劳动成本上占据优势,而中国多数行业也并未成规模地向其转移,这又是因为什么呢?同东南亚国家相比,中国劳动力数量充裕,能够对接“全球制造工厂”所需要的规模,并且其工作也最为努力。更为重要的是,中国劳动力整体技能水平较高,根据世界经济论坛15年的研究,中国受过高等教育的劳动力数量接近7800万人,也是东南亚国家的4至10倍,且中等技能以上人员在就业人员中的比重高达91.7%,而越南仅不足60%。

此外,在像网络宽带接入等科技基础设施方面,东南亚国家也普遍不及中国。因此,劳动密集型的纺服行业容易向东南亚转移,而依赖于人力资本的技术密集型行业,比如计算机设备等行业的转移恐怕较难,即使发生也可能是比较低端的产业部分。

中国并不存在产业大规模外流的基础。首先,中国有着广阔的内需市场,出口趋缓下部分产品可以通过转内销的方式进行消化。产业配套完善,降低采购成本。其次,制造业生产离不开相关产业的配套,而中国产业配套远较东南亚等国完善。再次,中美制造业均有着庞大的体量,规模上的大体对等决定了中国能够对美国的消费和生产给予很好的支持,而东南亚国家规模偏小,难以承接中国产业的大规模转移。转移不仅向外,也可向内。

最后,中国当前的经济发展仍不平衡,内陆的中西部省份劳动力成本具备一定优势,谋求低成本的中国企业,也可以向内转移。